照顧別人也照顧自己 [推到Twitter] [推到Plurk]

一、義隱含著關係裡的照顧與陪伴

         對大部分的人而言,完整的人生包括照顧自己,也呵護陪伴他人,這樣的過程建構了人生生存的意義。

        人活著都是想要去照顧自己所愛的人,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之間的關係起點常常是出於「愛」,卻常常在關係演進的過程中發生很多的傷害與磨差,造成許多家庭或人際的問題,例如發生在許多家庭裡的劇本:很多父母不斷為子女付出,盡自己所能地去供應子女的生活所需。然而,很多的父母都會覺得「父母難為」,因為大部分子女並不會如自己所預期的那樣欣然接受父母的「苦心付出」,達到自己期待的反應,反而可能會作出很多父母完全無法理解的「反抗或傷害自己的行為」!因此,只要一群為人父母者聚在一起,就很容易吐出辛苦的「父母經」苦水。

        在情人或婚姻伴侶之間,也永遠有說不清楚的一筆帳要算,常常在做婚姻諮商時,會聽到夫妻的兩方都說出自己在這個婚姻中所忍受的「極大的痛苦或羞辱」,覺得自己為這段婚姻作了「極大的犧牲」,或是「忍人所不能忍」之處,其實從雙方的邏輯來聽,都是各有各的道理。

二、關係中的界線使「愛」與「自我」得以完整

        許多人在照顧別人時,因為是出於「愛」的起點,特別是家人或是親密關係的對象,因而「完全地付出」,忘了尊重自己的需求與極限,特別是在華人家庭中,因為我們的文化經典不斷歌頌許多「愛」、「孝道」的精神在於「犧牲」兩字,因此家人關係特別緊密,心理界線特別模糊。特別是青少年一代受的是西方個人主義的教育,而且在心裡發展階段,青少年或成人都必須經歷與家庭或父母心理上的「分離個體化」階段,方才可謂是一個獨立的個人,有自己的心理獨立性與自我決定的尊嚴,然而這些過程需要有來自父母或家人的理解或支持,方能完成,才能真正在心理上轉化成「成人」,若不經過心理成長的歷程,內心就會一直停留在發展中的某些階段,甚至很多成人卻處在「成人兒童」的階段,在內心與行為模式上並未真正具備成人該有的心理成熟度與問題解決能力。

三、「理解所愛」才能產生滋潤性的關係

        人活在社群之中,家庭、同儕、同事都是非常重要的社群,彼此之間的關係就是社會支持,換句話說就是「彼此照顧」,例如:養育的照顧、精神上的支持、情緒上的包容,然而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之間,其實有時很難說到底是誰照顧誰,應該說是是「彼此需要」的關係,一切都是「以愛之名」來進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式,過去我曾經作過一個研究,發現一些自以為照顧者的人,經過晤談後,重新理解了其實是別人用一些他從未理解過的方式在照顧他,因此他們的關係重新得到滋潤!因為彼此懂了對方,才能生出感謝!關係的危機才有解決與轉圜的契機與餘地。